fantasy_flow

生活就是一场巨大的RBL

和我擦肩而过的是五分钟之后和她男友问我为何坐错的美女。穿着高岔羊毛裙摆,一件有着墨黑中国结的高领修身小礼服。身上散发出来的是适宜的兰花香水,随着腰肢摆动挥洒在我鼻翼左右。单一份气质,就已经是令人心驰神往的女子,倘若是夜店,你会想出一切烂俗的方法搭讪。 但却并不是与一个携伴女子人海中一刹那的邂逅。而是在电影散场之后我看了一眼两分钟前舞动着她高跟鞋流苏的地板,满目狼藉。被冷落一地的爆米花和一小滩黑色液体应该是可乐。 学的专业有教授电影课程,却不敢说学懂了电影的一些皮毛,如果说学到了什么,那大概是我会尊重我将要看的这一部电影。 散场后字幕很快结束,坐在我左后方的女人经过眼前,至于为什么知道她坐在我左后方,大概是她那骨子里散发的和她的声音一样讨厌的气质。穿着一件双排扣金边闪闪发光的橙色呢子大衣,高跟鞋与铺着用以除噪的地毯仍能发出声来。 我不禁回想过去的一个半小时中她得到的怨恨有没有一个恶心的德育处主任多呢?答案或许是还要更甚之。她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一个女人让人憎恶的方式,那张恨不得让人堵住的嘴。在影片的每一处细节穿梭,让我得以了解她在看到大象之后竟能准确的说出它的名字,并且在看到铃铛之后也能以听不出口音的普通话说出“铃铛” 二字。声音不大,足以令你抓狂。而不加掩饰无预兆的多次笑声也让你对女人的声音失去兴趣。我自言自语的说:我操。正准备回头犯二一次问候一下她,坐在一旁的哥哥按住我,表示要淡定。 走在午夜的购物广场,一丝丝寒意像是被路灯投映下来均匀的铺洒。我试图回想起些关于电影的细枝末节写在纸上或者存进手机,却发现一种近乎愤怒的心情充斥着大脑。我对自己说,再也不开这家影院了,啥素质。 可是这是她们的错吗?就像风吹时树叶会动,电闪时会伴以雷鸣,这一切都那么合乎逻辑你找不出一层又一层能让你掷地有声的质问。没有人对她们说过:素质不是衣着得体让男人欣赏,而是在愉悦自我的同时不给他人带来一丝负面影响。我们总是在满足自己的同时侵犯着他人或多或少的利益,就像我们实现了远距离即时通讯工程却无视我们在地球的身上捅了多少刀,我们为了那一点卑劣的心理上的享受随手丢垃圾的时候没想过为你打扫清洁的人们在没有车辆没有人的清晨劳累。 我有必要又一次重申我可笑的观点吗?每个人都牺牲自己一点为他人多一点或许这个世界很美好。多么陈词滥调多么可笑,可这却是从根本上超越了一切政治理念一切局限。多么希望你能理解。 说了太多,只不过是在关外的一个影城留下的一点愤慨,我们或许该对那些在电影院里接电话吃东西高谈阔论的人们说:滚出去 手边是王小波的《黄金时代》,一点二十七分,我抽出书签,阅读他眼中的那个操蛋的年代与当下有何异。

评论

热度(1)